兩頭通吃,穩賺不賠 美國私營監獄竟成了「上市公司」

有機會的話,大家可以注意一下,美股裡有個“ GEO懲教集團”,股票代碼是(GEO),但凡美國國內出現了什麼不和諧的事兒,該公司的股價就會蹭蹭的上漲。

美國的私營監獄:兩頭通吃,穩賺不賠,做大後竟成上市公司

就說這個“ GEO懲教集團”,看名字也能猜個差不多,它正是美國第二大私人監獄運營集團,主要為政府提供懲教、拘留方面的服務外包業務。

在美國,這類私營監獄,市場還是相當廣闊的。據2018年數據顯示,全美監獄人口已高達230萬人,位居世界第一,監禁率0.7%,並呈不斷增長之勢,同樣穩居世界第一。

所以,如果監獄經營得當,可謂是一本萬利。

美國的私營監獄:兩頭通吃,穩賺不賠,做大後竟成上市公司

要說私營監獄在美國的發展史,還得追溯到上世紀八十年代。

此時,美國國內治安一團糟,於是,忙著顛覆蘇聯的同時,雷根總統也花了很大功夫去打擊相關的犯罪活動。

美國的私營監獄:兩頭通吃,穩賺不賠,做大後竟成上市公司

雷根雖然是電影演員出身,但擅長政治外交,而且搞經濟和社會治理也有​​一套

就這樣,嚴苛的執法讓美國監獄裡的犯人數量激增,全境監獄人滿為患,囚犯的生存環境直線下降。

增建監獄需要大量資金,但美國選民又強烈反對政府把納稅人的血汗錢,拿去建監獄:

“原本他們就是做壞事才進了監獄,現在倒好,還要用我們這些誠實勞動掙到的錢,來給這些犯罪分子提供好的環境?政府如果這樣幹的話,我就不給投共和黨投票了。”

正當雷根政府進退兩難之際,田納西州的共和黨主席湯姆·貝斯力提供一個巧妙的“解決方案”——面向私人企業招標,以“服務外包”的形式,把看押犯人的工作量轉移給私人企業,這不就一舉兩得了嗎。

貌似,只要引入商業化,不僅能解決問題,還很掙錢。

美國的私營監獄:兩頭通吃,穩賺不賠,做大後竟成上市公司

很快,湯姆·貝斯力就親自實踐了這個私營監獄的方案。靠著過硬的關係和人脈,湯姆聯手另兩位共和黨大佬,建造了全美第一座私人監獄,並順利拿下了第一筆政府犯人關押的訂單以及相應的政府補貼。

這就是美國最大的私營監獄企業CCA(美國懲教改造公司)的成立史。

美國的私營監獄:兩頭通吃,穩賺不賠,做大後竟成上市公司

如今美國私營監獄行業共有三大巨頭——CCA、GEO和MTC,這三家公司在美國境內,擁有200多座監獄,看押了超過8%的美國囚犯。其中的CCA和GEO均屬於上市公司,股價走勢還挺不錯。

那麼,這些私營監獄,是怎麼盈利的呢?簡單說,就是“兩頭通吃”——一手接政府補貼,另一手壓榨犯人。

政府這邊,一般都是按人頭給私營監獄撥款。比如,在CCA的私營監獄,每送進來一個犯人,它就可以獲得每人每日58美元的政府補貼。減去監獄的運營成本,不算犯人的勞動產出,CCA每天還能從每個犯人身上賺到18美元。

不過,即便如此,政府方面也補貼的心甘情願。一方面是因為官商之間的裙帶關係;另一方面,如果按照公立監獄的管理模式,成本要遠超這58美金。

美國的私營監獄:兩頭通吃,穩賺不賠,做大後竟成上市公司

可為什麼CCA這類的私營監獄,成本又如此之低呢?很明顯,增加收益減少成本,就是最基本的要求。

首先,私營監獄的僱員薪水普遍比公立監獄獄警低四分之一左右,幾乎就是貼著各州的法定最低工資標準。不過,僱員薪水低可並非主要原因,盡量多的薅囚犯們的羊毛,才屬於CCA們盈利法寶。

他們對於政府分配的犯人,有一定的要求——必須沒有重大疾病和強烈的.暴.力.傾.向。也就是說,要保證犯人們具有完整的勞動能力。

另外,他們給囚犯的工資也極其低,一個月至多20美元;但工作強度和時長,卻遠高於自由世界的工人們——反正監獄裡又沒有什麼工會組織,更談不上任何保險、福利,放開了折騰他們吧。

美國的私營監獄:兩頭通吃,穩賺不賠,做大後竟成上市公司

甚至,一些私營監獄還會通過各種辦法,刻意延長罪犯的刑期,藉此獲得更多的政府補貼——想減刑?沒再給你加些時日就已經不錯了。

當然,囚犯們要想改善待遇,也並非不可以,加錢就行了。在美國的公立監獄,獄警收錢辦事,叫做受賄,屬於違法行為。而到了私營監獄,這裡所有的一切,幾乎都是公開標好了價錢的。

法國阿爾斯通公司的國際銷售副總裁弗雷德里克·皮耶魯齊曾經被FBI扔進過CCA,事後他主動向媒體揭露了那段“暗無天日”的經歷:「監獄裡,沒有東西是不要錢的,喝水得買塑料杯子,有電視機,但是是無聲的,必須花錢買耳機才能聽聲音。日三餐很簡單,兩片麵包還有一份不知道是什麼的糊糊,沒有味道,沒有氣味,成本絕對不會超過1美元。」

美國的私營監獄:兩頭通吃,穩賺不賠,做大後竟成上市公司

但是,只要你捨得花錢,也能在監獄享受星級酒店般的生活。比如,可以加錢住雙人間,看“舍友”不順眼,再花錢換一個,或者直接升級到單間。

如果不想參加勞動和“技能培訓”(其實也是變相的體力勞動),再加錢;吃不慣普通牢房的,加錢也可以辦到,監獄會按你的口味,專門為你定制食物.. ..待遇和你付出的價格成正比。

比如下圖這位,因為酒駕被判處21天監禁的Nicole Brockett,她被關進了加州橘子縣的一家私營監獄。為了住得舒服,Brockett選擇了每天82美元的“套餐”——雙人牢房,並可以免除勞動。

美國的私營監獄:兩頭通吃,穩賺不賠,做大後竟成上市公司

單間則為100美元每天的牢房,那裡有酒店般的床上用品,被免除勞動的囚犯還可以使用電腦和電視,24小時供應熱水,如果不想出去吃的話,自己定制的一日餐會有專人給送進來。除了不能隨意走出院子,這幾乎跟去酒店度假差不多了。

只是,這些有錢的罪犯在監獄裡面“度假”之後,他們是否能產生悔意,體會到法律的尊嚴和強制力呢?其實,以上這類花錢買舒適的屬於少數,大部分犯人,只能被動地接受著私營監獄方面的盤剝。

一般來說,被關押在CCA、GEO、MTC的囚犯,主要分三類:一些是已經被法院判刑了的;一些是因為交不起保釋金被困的;另一些則屬於因缺失身份證件,暫時不能被遣返的非法移民,而後兩者佔了大多數,顯然,他們都是窮人。

美國的私營監獄:兩頭通吃,穩賺不賠,做大後竟成上市公司

作為廉價勞動力,囚犯們要強制接受時長不等的“技能培訓”和“勞動實踐”,沒有任何談論薪酬的資格。

昏天黑地的干完活後,再和數十人甚至幾十人擠在同一個大牢房,吃喝拉撒全無隱私可言。難以下嚥的食物裡能吃到各種奇怪的蟲子。

美國的私營監獄:兩頭通吃,穩賺不賠,做大後竟成上市公司

還有更糟糕的情況,比如下圖這個位於亞利桑那州的馬里科帕縣的私人監獄,直接用美軍冷戰時代庫存的帳篷充當牢房——周圍是嚴密的通電鐵絲網,鐵絲網外則為一望無際的大沙漠。

囚犯們都統一穿著粉色內著和襪子——即便他們逃走,光看穿著就很容易暴露了。

囚犯們每週工作六七天,在乾燥暴晒的環境下,從事的幾乎全為室外勞動,除了打掃街道、清理塗鴉、除掉雜草以外,有時還得去墓地搬運和掩埋.死.屍。

外出乾活時,要用大鐵鍊子栓成串。

美國的私營監獄:兩頭通吃,穩賺不賠,做大後竟成上市公司

實際上,有關私營監獄的各種弊端,一直廣受詬病,在民眾的壓力下,歐巴馬政府甚至曾經承諾要逐漸減少私營監獄的數量。結果,話音剛落,CCA和GEO兩家的股票就開始暴跌。然後,特朗川普就上台了,而共和黨正是私營監獄的幕後支持者。

很快,隨著川普政府對移民的一網打盡政策,CCA這類的監獄又一次迎來了“入住高峰”;再往後,疫情和接連發生的各種.暴.力.事.件,美國越亂,它們的效益就越好,股價就越堅挺……所謂的取消私人監獄的議題,也就再次不了了之了。

當監獄變成一門生意,效益就是最大的驅動力。

對於私營監獄的“老闆”來說,犯人們簡直就是完美員工,他們不僅全職,而且絕對不會遲到早退,更不用擔心有工會組織來上門“找麻煩”。所以,從私營監獄角度而言,最好的情形就是保持犯人的數量的持續增長,可這顯然又跟社會公眾的利益背道而馳。

您可能也會喜歡…